• 2006-09-12

    希望工程

    希望工程正式启动。

    昨晚与一男聊天,一夜没睡好。

    希望他今天穿条裙子来上班。

    不要还是老样子。

  • 2006-09-06

    愿望

    我有一个愿望。

    这里是一个生产快乐的地方。

    这里生产好创意,人人脸上都带笑。

    做好东西好快乐,

    快乐就会做出好东西。

    我在找人。

    请联系刘舫菱。

    olivia.liu@ogilvy.com

  • 2006-09-05

    我在奥美上班

     我在找美术和文案.

    有兴趣请联系刘舫菱,  85206700

    请各位友好帮忙, 把消息传开, 我请客

  • 2006-07-12

    山上的人

    鲜老师, 雅安人,在山上呆了好几个月。

    鲜老师是研究植物的大学讲师, 在山上搭了个实验站,研究地球变暖对植物的影响。

    前几天鲜老师下山, 坐六个小时的车去了复印。

    奚老师, 云南人,中国首屈一指的野外摄影师,拍摄滇金丝猴闻名于世。吃早饭永远看不见他,你吃完

    早饭, 奚老师已经从山里回来,带着小鸟的歌声。奚老师曾一个人在山里呆了三个月, 只两次看到滇金丝

    猴。奚老师拿着碗吃饭的时候,毕恭毕敬,我在边上看着,眼泪偷偷爬了出来。

  • 2006-07-01

    带着jj去旅行

    休息10天。

    回京再写。

  • 2006-06-26

    100 块

    朋友今天在北京办美国签证,交100块人民币,就可以当vip,享受往屋里坐,不排队的特权。

    有权有钱,有钱有权,生生不息。

  • 2006-06-21

    五妹妹 1

    我在上海住了两年,从来没有注意到武定西路。

    黄昏我坐车经过武定西路, 往楼里看,好像看见五妹妹就在里头。(五妹妹是六月读书老成厢的出发的主角)

    小楼的房顶矮,吊顶的电扇被无理地砍短,缩着脖子,畏手畏尾在转。五妹妹使劲擦着自己的手,手上是白天干活残留的油污,黑乎乎的。

    五妹妹擦干净了手,想着今天挣了二百块钱,理直气壮地睡了。

  • 不上班的林桂枝与游花浪子向你推荐:

    本期读书有好文章。

    韩水法 甄陶还是镀金  (建议广告公司老板读一读)

    王安亿 老城厢的出发 

  • 2006-06-19

    最近替人看脚本。

     

    改衣比做衣服难。

     

    低着头,一针一线地拆, 一针一线地缝。

     

    怕拆坏了线, 又担心缝好了跑了形。

     

    把整件衣服拆下来,重新做了一件。

     

    把这事告诉好朋友,被教训了一顿。

     

    你改个长短不就完了吗??删掉前五句, 改改后两句。

     

    朋友说得有道理, 经一事长一智。

  • 2006-06-15

    女与女拖手

    不知道为什么,国内的女性比较喜欢跟同性的人拖手。

    北京女孩更是喜欢。

    有一些事情看上去与实质上都无伤大雅,可是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,就不可以容忍。

    我认为被女人拖我的手是其中的典型。

  • 2006-06-13

    夜凉如水

    夜凉如水。

    想明白了。

    前一阵子的慌张, 全因为自己是一个不求上进的人;安于在惯性中运行,安于像奴婢一样被工作役使着。

    有一天还给后笑发了个短信, 说 i dont know what to do with my time,  陷入都市俗套的孤单之中, 像鬼一样没有脚地飘着。

    因为不善思考,就顺手拿了个春树式的孤单做幌子,掩盖着自己的贫乏与肤浅。

    感谢今晚夜凉如水, 水落石方出。

  • 2006-06-12

    雷雨

    今天有雷雨。

    我很喜欢这样的天气, 痛快淋漓。

    在屋里把头发洗湿了,匍匐在床上看小说。

    幸福在这里。

  • 2006-06-11

    月亮

    我昨天晚上在兆龙饭店上空看到月色。

    晚上回家, 请司机把车停在小区门口,走着进去。

    月亮把天上的云都照亮了。晚上一点多, 竟然像白天一样。

    我就这样白天黑夜的走着。

    最后躺在床上,仿佛还是在走,没有尽头。

  • 2006-06-09

    天长地久

    我最近经常看天。

    今天有一朵很美的云,悬在半空。过了半天,她还在。 我就去做别的事,再向天去找,她已经不见了。

    在我发现她跑掉之前,是我先离她而去,去做一些所谓的正事。她从天上往下看,找不到我, 就满天跑,结果把自己跑散了。

  • 2006-06-05

    不上班的一天

    从天还亮到天黑, 会出现一种奇特的蓝。

    五月曾经有一次, 今天是六月的第一次。

    七点多,我在游泳,

    一个人在奇特的蓝色下,

    好像在水里化掉了;

    然后湿漉漉的爬起来,

    像是打了点滴, 感觉到血管里的血在流。

    今天没有白活。

  • 2006-06-03

    银座少年

    我怀念银座少年张浩东。

    张浩东, 男, 达彼思水堆子(我不懂打dui,应为石子旁)创意部的designer。

    有一天张浩东下班,手中拿着自己画的一张东西,好像是一束花,  甜蜜蜜地出了门,去找他的大眼睛。

    我当时被工作所累,看了一眼就去忙一些更重要的事。

    当时觉得重要的事, 今天我一件都想不起来;只有这一幕,经常在脑中闪现。

  • 2006-06-01

    珍妮花

    有一天我等车的时候, 遇到珍妮花刘岩。

    我很高兴这一次她没有向后退,身子没有丝毫往后。我先看见她, 叫了她一声, 她就迈步向前, 跟我打照呼。

    我知道她肯定忘了她以前眼中的我。

    太好了!

    从前种种, 譬如昨日死。

  • 还是程艳冬厉害。 咚咚咚咚,咚!一个带鼓点的名字。

    艳冬艳冬,红与白;白与红, 银粧世界里簇了一盘炭火,如火的潘今莲请冰冷的武松连吃三杯。

    程艳冬, 男, 奥美北京副业务总监。 我2004年第一次收到他的名片,就马上闪出四大名旦中的程砚秋。那天我在天津一边开荘严的ppm,一边神游四海, 又想到了金瓶梅。

    我看见msn上的程艳冬,又想起曾经想过的这些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