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06-01

    珍妮花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guizhi-logs/2586180.html

    有一天我等车的时候, 遇到珍妮花刘岩。

    我很高兴这一次她没有向后退,身子没有丝毫往后。我先看见她, 叫了她一声, 她就迈步向前, 跟我打照呼。

    我知道她肯定忘了她以前眼中的我。

    太好了!

    从前种种, 譬如昨日死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从前种种, 譬如昨日死!

    无比喜欢这句话。。。
  • 呵呵,有意思。不过文法带典型的香港“土”。
  • 不知为什莫我老觉得叫程冬艳更顺!冬字响亮清脆, 艳 字绵软模糊, 它躲在冬字右下角的暗影里, 面目不辨
  • 不知为什莫我老觉得叫程冬艳更顺!冬字响亮清脆, 艳 字绵软模糊, 它躲在冬字右下角的暗影里, 面目不辨
  • 最后一句让我想起梁启超的"不惜以今日之我与昨日之我战!"



    不过我是双子座,更多时候是几个我之间的混战。